南宋乾道三年,朱、張會講於嶽麓。大儒所至,群彥景從,瀟湘遂有洙泗之風。其年,張栻三十有四,朱熹三十有七。當是時也,朱熹登高攬勝,觀賞日出,慨乎氣象萬千,遂名嶽麓山頂曰“赫曦台”,並與張栻聯句賦詩。名山勝跡,一經品題;流風餘韻,千年不絕。迄明嘉靖戊子,知府孫存建亭舊址,後俱失考。清乾隆庚戌,院長羅典築前亭,尋改名前臺。道光辛巳,院長歐陽厚均重葺之,並額以“赫曦”,以存故跡。

   

    赫曦者,炎盛蕃茂之謂也。語出《黃帝內經·素問·五常政大論》:“木曰發生,火曰赫曦。”又曰:“赫曦之紀,是謂蕃茂。” 朱子講學之時,建有“道中庸”、“極高明”等亭,清趙甯重新書院,建有“自卑亭”,由自卑亭而道中庸,由道中庸而極高明,由極高明而陟赫曦,先賢命名,亦可謂至矣!人生一世,譬如登山,需涵養登高自卑、行遠自邇之襟懷,根柢堅厚,努力前行,不畏險阻,勇於登攀,始能登臨絕頂,觀乎蕃茂之境也;大學之道,亦如登山,需抱定造就人材,傳道濟民之宗旨,大業富有,盛德日新,薪火相傳,後先相繼,始能明德新民,止於至善之境也。

    懷古壯士志,憂時君子心!今我輩有幸,結緣名山,仰止先賢,溫故知新,必有所觀感而興起奮勵哉!複承主校政者菁莪棫朴之雅意,遂集合同道中人,承朱張會講、毛蔡論道之遺風,成立學社,以“赫曦”命名,本愛國愛校、求是求新之旨,求自立立人、自達達人之功,切磋攻錯,建言獻策,虛心講求,實心幹濟,精心照察,公心推行,傳遞千年文化聖火,成就名山事業輝煌。爰書始末,並為之贊曰:

    厥惟斯台,源遠流長。先賢命名,雋永激揚。

    嚶其鳴矣,濟濟瑲瑲。麗澤講習,德業日彰。

    朱張聯韻,陽明賦詩。毛周唱和,弦誦不息。

    今我同儕,共聚此地。景行仰止,倍思繼起。

    敦品勵學,慎思篤行。實事求是,傳道濟民。

    千載文脈,百年樹人。赫曦赫曦,蕃茂炎盛!